25 你=我=他

25 ==



哈,希望讀著們不會看到這個標題就要放棄了。因為由我的身邊的所有的人當中,幾乎都能夠看到大家的心中都有著這麼顯然的幾個人是自己不欣賞或者是厭惡的人,或著相反的,那些被我們特別尊敬或崇拜的,也就是所有的認為跟自己的價值不一樣的人,當然我的生命中也此起彼落的有著這麼些人和事件,所幸因為了解到了平等的真相,我總是有個方向可以將我自己退出這個困境。

寫這篇即是延續著上一篇的萬物平等,當我們由這個現象回到我們的生活世界中應用時,那就是,由一個層面來說,我和我周邊的或者我知曉的所有人們都是平等的,那麼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無論我們用什麼價值觀來將自己和他人做比較,我們每個人的價值都是一模一樣的,我與你的和所有其他人都是等同的,那麼許多有趣的現象就可以被看到了,其中其實很嚴肅的問題是,當我們所相信的不平等價值和事實是不同的時候,我們將這些信念綑綁住了自己而始終是不得安寧的,例如自己永恆的在一些批判的對話之中,總是懷疑和遺憾怎麼會有這些人有著這些想法還能夠活下去以及認為那些極優秀的人們是自己怎樣努力也不可及的而這些信念總是和情緒感受能量連結在一起,於是困擾自己和傷害身體,所以這是我所說的,走出這些不平等的價值觀的循環,也就是走出了困境。

另一層面,其實是更深入和根基的,也就是我們真正要首先為自己處理的是,其實這個價值的不平等主要是由自己的心智的兩極化信念裡面發出的,也就是自己已經在自己裡面具備了,同時也對自己總是在不同的觀念之中有著不平等或來回擺盪的價值判斷,所以除了我們要重新了解我們自己和身外的其他人的價值是一樣的之外,我們如何要在生活中去辨識和認出我們對於自己的不平等的評斷問題,以及這些批評如何投射到達外界去評價其它的人事物,於是才可以由根本處進行,解決我們內在的紛擾與不平靜。

好,來看幾乎每天生活中時刻會面對到的,例如,當自己在想像自己該怎麼跟某個朋友說出某事的實情的時候,因為種種背後的記憶和因素,感到很害怕,於是猶疑不前,其實這裡就正在顯現一個不平等的價值,因為我們正在投射對方的回應,將會決定自己的未來或某種命運,例如如果對方接納了,就可以鬆口氣,如果對方生氣了,自己就會痛苦,但在這當中沒有看到的是,自己在一開始就已經認為自己是或做了不好的/壞的/不該的/不值的事情,自己面對這個事件和這個人,都產生了低下的/脆弱的/卑微的等等的自我評價,於是在這樣的出發點上即使對方表示接受了,自己其實仍然沒有擺平對自己的看法,於是心智還是會在事後或未來設法證實自己是不對的不值的。

同時我們在這個例子中也可以看到,自己將一種可以為自己做評論的權力給了他人,讓這個人在這件事情上面是有著比自己的更高價值地位的,這裏說的價值是與正向和負向的情緒連結在一起的,所以例如會將對方看作崇高的有力的,將自己看做是卑微的無力的,但很有趣的,可能我們就會在同個人的不同事件上面將對方看做是低劣的和不值的,然後將自己比上去成為優越的,所以我們就會利用同一個人來實現我們的心智的正負向的能量和價值觀的製造。那麼我們的心智就會非常的忙碌不停然後不斷製造虛構的現實。

所以走出這個循環,我們便是要成為自己的主導者,解構還原那些令自己不得安寧的評價和情緒能量,然後自己可以依照物質現實中的目標來決定自己做的事情是否適當,如果有不適當的地方,而牽涉到其他的人事,我們可以自己決定一個適當的作法,例如向對方坦承事情,道歉,說明或討論可以補救的方法,當自己是在平等而完整的生命價值中處理事情的時候,便可以給自己足夠的時空一步步的將事情進行完成,全然不必因為他人一個的接受自己的表達,自己就一下子突然變成一個有價的人而興奮,而對方若拒絕自己,就立刻的成為不值而渺小的人而痛苦,這聽起來是不是不大合理呢? 因為這個在這裏的我,和在前一刻和後一刻的我都是同一個存在時空中的我啊。


於是這也就是當我們在自己的物質生命內在取得平等和穩定時,於是也同時能將之實現到外在的人事物的平等。而當我們能夠做到與自己和他人和事物的平等,便意味著我們對自己的現在和未來的生活有著更多的自由與創造的潛力。謝謝閱讀。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