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投射無所不在

12 投射無所不在



小時候有一次看到家人拿東西給爺爺吃,爺爺說他不吃,但看著那盤食物,我看在眼裡,就很聰明地跟爺爺說: 其實你很想吃,但是裝作不想吃,對不對? 結果爺爺就似乎不大高興地說我亂講。然後我還在心裡想說,明明你就很想吃,幹嘛裝作不想,還不承認。但就在這時,我內在還有一種莫名的懷疑,那懷疑好像在跟我自己說: 我怎麼能夠這麼確信這件事情,我從哪兒這麼相信是這樣? 我沒法自己回答這個問題,但若我不知道,我怎麼因此能夠這麼相信?

正因為這個懷疑感的深刻,我到現在還能夠記得這麼久遠前的一件生活上的小事件,事實上,我的那個爺爺其實想吃卻不承認的想法,只是我的想像,我的投射,因為我並不知道爺爺對那盤食物是否有任何想法,但那個想法卻是由我自己的腦袋裡面生出來的,我也只能證明,我會想吃某個食物卻盯著看不敢吃,或我有某個想法,卻自己不想承認,所以那唯一我能夠證明的,只是會這樣,卻不是任何人會這樣,但我卻因為我會這樣,就這麼相信某個他人也會在我看到的某特定情況中必定經歷著某個情節。所以這個就成為個人的投射

投射是我們所有的人都具備的一種心智設計,在投射時,我們將自己產生的想法和信念,投出去放在他人的身上,相信那個是他人正在經驗的過程,但卻其實是自己的。每個人所投射的信念內容是和自己的生活經驗有著關係的,例如如果我自小吃東西的行為受到控制,然後逐漸發展出來看著食物想吃卻抑制行動的情況,那麼我會將自己的內在慾望丟到其他人的身上,以為是他人如此,卻比較看不到那其實是自己的狀況。

而由這個兒時的簡單例子,我們可以瞭解到這些投射幾乎是無所不在的,我們是不是經常的去想像或猜測他人的想法和做法的原因呢? 而且這些猜測和認定的速度非常的,快到我們都沒有覺察到自己內心在進行著什麼過程,來自我們的想法的行為反應就出現了,而這些基於虛構的信念的行為就會形成許多後果,這些後果也不一定有澄清的機會,人和人之間的誤會和隔閡就會越來越深,以至於人際關係出現許多問題。

例如在那時如果我壓抑住而沒有立即的告知爺爺我對他的想法,然後我繼續投射了我的自憐在他身上,我的表現可能就是對他特別的好,把好東西都給他吃,對他倍加關心,告知他我有多了解他等等,帶著憐憫他的情緒。或者我因為很不喜歡壓抑的感覺而投射了批判在他身上,我可能就會積極地問他為何不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好像要教育他,告知他怎樣才是對的,對他是最好的等等,在說的時候帶著似乎責備的生氣的情緒。但如果對他而言,他根本並沒有那個對食物的想法,或著他關心的是其他的事情,對於我的行為反應,他可能就會感到奇怪,或者產生了誤解,而如果他也不知道要去澄清這當中到底是什麼情況在進行,然後也在誤解當中做出行為反應,那麼兩人等於各自在自己的內在世界裡面,而不是在互相了解的脈絡中溝通,那麼無效的溝通就會不斷產生誤解,造成人和人的關係受到阻礙,而其實在一開始,就來自於自己並沒有去了解自己的緣故。

因為如果我在一開始能夠了解自己在內在產生的所有想法和情緒等過程,我不令自己去讓心智控制我,而是去看到我的投射和自憐和自責,解開這些無效的情緒和想法,因為在這些情緒和想法中,我其實沒有幫助自己,卻都投射行為到他人身上。於是回過頭來關注和照顧自己,於是我能夠回到現實當中和他人真實的互動,那麼我和自己和他人才是真正的在溝通。

雖然我曾經在那個投射我爺爺的時刻有個奇妙的覺知出現去質疑了這麼一下,然而我往後的人生卻將心智投射繼續的發展,造成一些固定了的人格模式,以至於我在更後面的人生中要用更多時間去剷除這些自幼種下的許多投射和想像。然而這就說明了人們在心智中的境況和遭遇。無論如何,我們還是能夠和值得在任何覺察到投射的時刻,為自己,以及和他人的真實關係,花上時間彼此了解。因為那關乎著我們其餘人生的生活品質。謝謝閱讀。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