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尋找答案

13 尋找答案



我經常在跟人分享我所知的一切的時候,有時會碰到人們的質疑,認為我的說法不一定是真的,因為同樣的事情,總是有好幾種說法,當我在相似的說法之中找出差異點,並選擇了我所要的答案時,有人便會問說,你怎麼知道要相信這個而不是相信那個呢? 而世界上有那麼多可以提供的選擇。我可以分為幾點說明。

做決定我很幸運的在很早就決定要找到這個世界上對自己所看到的關於人的一切最真實的解釋,所以養成了在看每件事情的時候,就只是以這個方向為基礎。雖然這個決定當初的過程可能不大美麗,因為是自私的,但是由於對方向本身的執著,可以協助我修正。其實對於學習任何一件特殊的事物到成為專精而言,都是這麼一個決定,才有可能成為通達。所以例如我由於對的興趣後來便走上心理學甚至超越它的道路,有人則在科技方面成為專精。

問問題因為要找解答,我一直問問題,當我身邊的人或者書籍都沒法回答問題的時候,我就去觀察和分析,而且要有耐心。例如我會問,我為什麼會生氣,怎樣可以不必生氣,生氣從哪裡來? 說真的,身邊沒人能給答案,大家好像都不能控制這個。或者問,許多事情都可以有這麼多答案,那麼什麼是真正對的? 每個宗教都說自己的神是真的,怎麼去判斷? 或者,我怎麼會在我的身體裡,我怎麼不會從其他身體出來? 哈,這些大人們會認為不用去問因為沒有答案的問題,我卻沒有真的放棄過,因而我可以在此人生中找到大部分的答案。

包容最大只需要基本的邏輯,我們就能夠判斷,那就是去使用能夠容納最多事物的容器,所以當一個理論出現,它只能解釋ABC出現了就沒法容納了,所以就選擇能夠解釋ABC的說法。例如當現成的心理學沒法解釋一切的現象時,我就轉而去找哲學、宗教等等各種說法,當某個視野給出的包容更大,我便將之前的答案放著,或許它仍會在不同的時空中可以利用到,但不去依賴和執著那些,因為找答案的人是我,我才是那主體,我放棄有衝突的或不足夠的東西,只會令我更加成長。例如我的成長環境有不同宗教的說法,我發現他們兩者是衝突的,可以讓他們並存沒錯,但他們不會是答案,需要更大的解釋系統。

真假的矛盾一直都有誰真誰假的掙扎存在,尤其是內在的恐懼和慾望會一直干擾現實,但總是有現成的證據在支持我,例如我小時很怕死,但那是一個壓倒性的恐懼,但它並不妨礙我去找到現實的證據去逐步看清楚死亡這回事,我可以去觀察所有人對死亡的反應,有太多人在研究這個問題,並且給出他們最好的答案,我就在當中去找到最貼近,最能解釋一切的答案,而那就是為了突破我的恐懼。例如當我看到有書上說,我們其實對死亡一無所知,因為只有活著的人在恐懼和焦慮死亡,所以怕死和真的死亡並非同一件事。我看到在那階段這是更真實的,所以就採納,直到有更好的解答。這時候我也幫助我自己面對了對死亡的恐懼。

自己是參考點是的,如同這張照片中,自己就是在那兒判斷一切的人,我有著我自己的人生經驗做為參考點,我每在閱讀在觀看任何說法,我都是一個判讀者,我會問自己,這個說法我要不要採信,他是否符合我的人生身經驗,但如果發現自己的經驗有限,也可以觀察其他的人,因為我要的是放諸所有生命皆可行得通的東西,例如當我曾經不滿意我的家人對待我的方式的時候,我去觀察所有的小孩們是怎麼長大的,我問自己為什麼要去對我所愛的家人憤怒,而不僅是跟身邊的好同學比較而已,那麼我就會發現我的不滿情緒其實是無效的,因為許多小孩連家人都沒有,他們要抱怨誰?

總是分享這個我自己覺得有點神奇,神奇到似乎不該歸功到我自己,就是我有什麼心得就是想講,既是一種發現新東西要分享,也是一種愛教人的心態,也不怎麼怕人怎麼看我,是與生具有的某種使命,但是在人生的路途中我也因為發展了許多其他對我無益的人格而幾乎將這個使命給壓抑到變得微弱,怕受傷,好在這些也都被我大致一一解構了,所以我又開始一直說了,即使那最初的環境和自私的動機已經被調整改變,成為一種這個人生中我對我自己的努力和目標的一個交代和決定。而這個分享本身也是我的進步來源,因為我可以在面對所有的我的時候繼續的修正我自己,讓我更貼近生命的道路。

所以這些就是我對尋找人生解答的成就的信心的來源。希望對於在人生中仍在尋找答案或解答的人們有所幫助。對他人所說的話是不必立即採信的,但可以用自己的經驗和觀察做判斷之後做些決定。若對一切都相信,或對一切都懷疑,並停駐不前,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謝謝閱讀。


留言

張貼留言